“游击队长”挂拍 老瓦:想和刘国梁再打一场

中国的乒乓球,在国际上“曲高和寡”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技术革新总是领先别人一代甚至两代,优秀选手像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地长,似乎没有尽头……遍看四周已无敌手,偶尔有一两个西方选手冒头,也只能起到象征性的阻挡作用。也唯有瓦尔德内尔,几乎以一己之力,抗衡数代中国选手不落下风,甚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几年,一度让中国群雄束手。

因而,在中国谈老瓦,不是在谈论一个选手,而是在谈论一种情怀,一种对难得的知音的怀念与鼓励。

日前,老瓦在家乡瑞典斯的德哥尔摩参加完最后两场职业比赛,宣布退役。已经50岁的他,终于可以挂拍休息了。

从6岁开始打球的老瓦,参加了6届奥运会,乒坛“大满贯”获得者,他的中国对手,从蔡振华、马文革、王涛,一路变化至孔令辉、刘国梁、马琳……数一数,足有六代之多。1965年生,已逾50岁的他,仍喜欢谈论自己第一次来华留学的“丢人”事迹——1980年,15岁的他来上海交流学习,被一个场边看训练的排球手给击败了。

而在随后的几年,老瓦开始步入职业巅峰期,获得过无数场击败中国国手的胜利,无数个冠军。

“我已经失去了继续打拼下去的动力,长时间饱受伤病的困扰,让我很早就定下了退役的计划。”老瓦在宣布退役时说道。事实上在2006年,他就曾宣布退出国际比赛,无奈欧洲乒坛实在缺人,这让他有了短暂的几年复出经历。

老瓦说,中国的乒球选手更新很快,而欧洲选手则需要坚持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是很无奈的事情,“过去的12年时间里,我无数次审视自己的状态。但选择在现在告别,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已经没有动力了。未来,我有很大的可能性担任解说员。我的职业生涯真的已经足够了,我已经老了。”

乒乓球运动在欧洲太小众,这让老瓦在家乡所受到的尊敬程度远比不上在中国。他曾经在三里屯开过一家酒吧,除了能让他与众多中国乒球国手相聚小酌以外,还承接一些北欧商人来中国的商务谈判。不过,这家“维京锐点餐吧”已于2010年转让,只保留了名字,让老瓦有点念想。

“我无法长期留在中国打理酒吧,不过有个名字留在那儿,也不错。”对老瓦来说,中国已经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去年8月,瓦尔德内尔和昔日的瑞典国家队队友阿佩依伦一起来中国,参加中国乒协组织的会员联赛,从那以后,老瓦就对再度约战孔令辉、刘国梁念念不忘,多次在公众场合提及。

已经是国乒总教练的刘国梁听到后说,里约奥运会以后倒是可以约一下,“不过,现在我怕是打不过老瓦了。”在得知老瓦退役的消息后,刘国梁说,“老瓦是一位值得所有人尊敬的对手,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职业精神。”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