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巴西站成“雨战之王” 是神童or坏小子?

当汉密尔顿在巴西取得个人历史性的突破,首次在偶像塞纳的主场获胜并将世界冠军的悬念拖入收官战阿布扎比,赛后的焦点却是年仅19岁的维斯塔潘。巴西站,他荣升为新一代“雨战之王”。F1是否迎来了塞纳和舒马赫之后,又一位绝世奇才?

饱受“无聊”指责的F1,已经好久没上演过像维斯塔潘在巴西那样的连续超车场面,而且还是在一场耗时三小时、多位冠军级或经验丰富车手打滑撞墙的雨战里。在被荷兰人“干掉”的车手名单里,有法拉利的两位世界冠军,还有争冠热门罗斯伯格,而他在最后16圈里从第15位一直追到第3。

去年维斯塔潘初来乍到时,打破F1最低参赛年龄纪录以及一些令人惊艳的超车,让人相信他的潜力无限。今年当他从西班牙踏进实力更强的红牛赛车后,他那大胆的超车、一对一较量中咄咄逼人的倾略性,已经让他拥有了庞大的后援团。

正是这一系列惊艳的表现,以至于如今,没人再反驳六个月前红牛赛车顾问马尔科博士在两支车队里对调维斯塔潘和科维亚特的决定。同时,红牛与他签订了新约,来打消竞争对手挖墙脚的主意。

汉密尔顿早早评价说维斯塔潘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仅仅参加F1两年,且一共只有三年的单座方程式经验,维斯塔潘的技术已广受称赞,很多专家相信这源自于他驾驶卡丁车的积累。

慢速弯最能体现维斯塔潘超越年龄的成熟驾驶技术:他能找到最小的角度切向弯心,向刹车踏板施加精确的压力——正常情况下绝不会锁死前轮,在抵达弯心前已经把赛车调整到出弯需要的角度,这样就能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激发牵引力的位置,第一时间加速。

简而言之,这就是卡丁车操控中的诀窍:轻柔进弯、凶猛出弯。而且,这为他的轮胎减轻了负担。两个鲜明的例子:在西班牙,他用一套跑了32圈的轮胎防守住了莱库宁;在奥地利,他超过莱库宁拿下第二,而同一套轮胎坚持了56圈。

维斯塔潘在英特拉格斯让人再次大开眼界。众所周知,雨战之所以错综复杂,是因为雨水让赛道的标准赛车线和非赛车线变得模糊,有些常规超车点因为抓地力的改变而无法超车,反之亦然。

安全车带领下,当其他车手很小心地避开水塘时,他则在赛道的左、中、右位置来回移动,看似不知所谓,其实在试探表面的抓地力。结果,他在两次安全车离开后分别向莱库宁和罗斯伯格发动奇袭,都得手,因为他知道哪里有抓地力可以利用。

巴西赛后,红牛的休息区如火如荼,比梅赛德斯更像赢得了比赛。老维斯塔潘轻松地泯着啤酒,接受别人的道贺。他私底下对记者说:“他的超车看似令人意外,但我觉得很标准。从小我就告诉他要这么做,想要超车,就要提前几个月弯做准备。他在安全车后面做自己的功课,别人也在试探抓地力,但没他那么坚决。”

老维斯塔潘是舒马赫1994年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时的队友,同年两次登上领奖台,但之后因为沦落到小车对,埋没了才华。于是,他在儿子卡丁车生涯后期提出要求,必须从非标准的路线超车。他毫不羞愧地说:“我以前在下雨时也会去探路,但总冲上砂石区。马克斯显然比我出色,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19岁的维斯塔潘已经凭借在巴塞罗那的胜利,在成就上超过父亲,而他在巴西的发挥直接被拿来与塞纳和舒马赫相提并论,因为两代车王都有着“雨神”的称号,1984年摩纳哥和1996年西班牙的两场雨战是两人的传奇之作。

然而,除了出神入化的雨战能力和日渐炉火纯青的驾驶技术,更多的是因为维斯塔潘正在改变F1。加上2014下半年三次在周五练习出场,他才来到这项赛事两年半,已迫使世界汽车运动的管理机构国际汽联两度修改规则:一,规定只有年满18岁的车手才能申请超级驾照,防止越来越多的年轻车手过早进入F1;二,严禁在刹车区改变线路的防守方式,规避起他车手效仿这种危险的举动,更以免低年龄的车手从小“学坏”。

英国Channel 4频道解说嘉宾、前F1车手克鲁恩查铎对“维斯塔潘现象”作出分析:“这可能是年轻的好处,他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于同其他车手在并驾齐驱时采取行动。他的技艺非常了得,常常在别人没有想到的地方进行超车。被他战胜的人会感到受挫,而旁观者非常激动。”

眼下,维斯塔潘无疑是赛道上最无所畏惧的车手,而每场比赛无论他的发车位置如何,人们总抱着相同的问题:他能否冲击梅赛德斯、他将让哪位车手吃苦头。短短不到一个赛季,维斯塔潘成了很多车手的苦主,尤其是莱库宁在多达七次交锋中全部落败,而维特尔更是在墨西哥被激怒后破口大骂。

争议。这又是塞纳和舒马赫的共同点,他们都因比赛中的一些行为受到指责,甚至留下职业生涯的“污点”。

通常刚入F1的车手若被问责,尤其是遭到大牌车手的控诉后,都会忍气吞声。但是,维斯塔潘在不当面顶撞的前提下,公开据理力争,他觉得自己就像F1里的伊布拉希莫维奇。“我的驾驶方式就是如此,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在很多运动项目里,这都很普遍。我总是尝试超越自己,如果同时也带动了整个运动的进步,那很好。我们都不想停滞不前。”

很多体操动作都会用创新选手的名字来命名一样,而人们开始把维斯塔潘的进攻和防守叫作“Max attack”、“Max defence”,与“Max”在英语的最大化之意,一语双关;还有人借电影名字直接称他为“Mad Max(疯狂的马克斯)”。

“我不觉得他疯狂,也不觉得他激进,”老维斯塔潘带着自豪的口吻说,“这是他真实的样子,是他的聪慧之处。别人指责他,而我一直告诉他别还嘴,别理他们就是。”

九月份在蒙扎,某德国杂志做了一期维斯塔潘的人物故事,标题取名“神童or坏小子?”,并在采访时拿到他面前,要求他自己做一个选择。荷兰人手指着“坏小子”,裂开嘴笑着说道:“我喜欢这个,很酷!”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