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队系列专访10——市场及商务发展总经理拉塞尔·琼斯

在赛季结束之际,我狼专访了多位俱乐部重要人士。在第十期中,主持人乔尼·菲利普斯(以下简称JP)与市场及商务发展总经理拉塞尔·琼斯(以下简称RJ)讨论了包括狼队电竞、狼队音乐厂牌、以及未来莫利纽球场潜在的重建项目等问题。

JP:在球场外,有很多事情对俱乐部的发展都非常重要,球迷们希望你能在这方面向我们解答一下,为什么品牌增长对狼队如此重要?

RJ:3月出炉的德勤足球俱乐部年度收入排行榜上,狼队位列第17。这很棒,从收入而言,我们现在是欧洲前20的俱乐部。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英超前六名,但目前而言,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热刺的品牌价值是我们的6倍,曼联是我们的10倍,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弯道超车的尝试,这就是为什么球迷们会听到很多关于狼队音乐厂牌、狼队电竞、狼队时尚的消息,这些都是我们试图弯道超车的方式。当我们与潜在的商业伙伴交谈时,相比其他球队,我们有更多的领域和可能性,这也已经为我们带来了实际的好处。

JP:球迷有很多关于电竞的问题,你也提到了这一点,为什么这是一条成功的途径?

RJ:电竞是目前的一个巨大趋势,但有趣的是,没有多少足球俱乐部涉猎这个领域。我们已经看到电竞粉丝群体的巨大增长,特别是在中国。我们在中国有6支职业队伍,其中一支是王者荣耀战队,已经有超过2000万的社交媒体粉丝,他们的明星队员甚至比希门尼斯的粉丝都要多,我们看到了商业价值。在中国,狼队作为一个电竞俱乐部可能甚至比作为足球俱乐部更出名。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与全新的群体接触的机会,这些群体以前可能没有听说过狼队这个足球俱乐部,所以这是我们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

RJ:我认为已经显现出来了,我们与一些大型游戏有了营销合作,例如《堡垒之夜》。堡垒之夜》有超过3.5亿注册用户,所以在游戏中拥有狼队专属皮肤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优势,2000件虚拟球衣在48小时内销售一空,我们已经看到了切实的好处。我们在中国的电竞战队,拥有超过2000万的社媒粉丝,已经有一些非常好的赞助收入。现在我们在电竞的发展还处于早期,但我们对这个项目的进展非常满意。

JP:狼队的品牌增长在英超球队中处于什么位置,落后其他球队多远,还有多少上升空间?

RJ: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增长速度比任何人都快,这是令人兴奋的,我们必须继续保持这种增长,通过不同的领域为我们带来不同粉丝,无论是在音乐、电竞、还是时尚方面。坦率地说,这些粉丝通常不会关注一个足球俱乐部,但是有些粉丝,比如说《堡垒之夜》的玩家,认为我们的球衣在游戏中很酷,因此购买了《堡垒之夜》中的狼队虚拟球衣,这也许就播下了他与狼队之间情感的种子。当然了,最终我们在这些不同领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支持我们在球场上的表现。

JP:你是否有计划增加对U23和U18球员的报道,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展示他们的形象?

RJ:如果这是我们的球迷想要的,我们当然会考虑。我们目前会直播狼队所有的U23比赛,这在所有俱乐部中都是很少见的。这能向球迷展示我们的年轻球员,也能让其他球探、其他俱乐部有机会看到这些球员,让他们有出路,这也是直播这些比赛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所以,对于你问的问题,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RJ:我认为每个球迷都是我们的财富,不管是来到球场观看比赛还是线上购买零售产品,不管是简单浏览我们的内容还是仔细欣赏像《Code Red》这样的纪录片。《Code Red》这部纪录片在YouTube上有150万次的浏览量,80%来自墨西哥,每一次浏览和点击都对我们有广告价值。世界各地的球迷可以在很多很多不同的方面为狼队做出贡献。

JP:墨西哥乃至美洲的市场显然来自希门尼斯,如果他离开狼队,狼队在美洲的热度会因此减退吗?

RJ: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我知道我因为上一次的专访受到了一点批评,观众们觉得我认为狼队的海外支持者都是铁杆球迷,而现实情况并非如此。只不过当我前往墨西哥,与其他100名身穿狼队球衣的墨西哥球迷一起在酒吧里为球队呐喊助威时,让我有了一定的底气。希门尼斯离开后我们还会有墨西哥球迷吗?我仍然相信会有。当然,我也知道希门尼斯对这一点极其重要,我也非常希望未来会有下一个墨西哥超级明星加入狼队。

JP:《Code Red》纪录片在媒体制作方面有了新的突破,显然这让狼队非常自豪。球迷问有其他纪录片的计划吗?

RJ:是的,当然,我们对于纪录片制作很兴奋。我知道这对媒体团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任务,但他们做得非常好。我最近去迈阿密参加一个会议,尽管我已经看了30遍那部纪录片,但还是很高兴在各种媒体平台上看到它发布。甚至在飞机上看到《Code Red》时,我哽咽了。所以,我们很想继续尝试新的纪录片。新的纪录片不一定停留在足球方面。我们已经在讨论关于狼队音乐厂牌创立一周年的主题视频。目前狼队音乐厂牌已经签约了五名艺人,我们很想讲述狼队音乐厂牌前12个月的故事。

RJ:首先,我们真的无法相信之前没有其他足球或体育品牌做过这个领域,因为它看起来是如此的自然。我们有一个可以作为演唱会现场的场地,我们在所有不同的渠道有3000万社媒粉丝,我们几乎可以立即将音乐推广给他们,所以这就是开始的契机。然后,我们和华纳音乐谈了谈,他们对这个想法也非常兴奋,合作进展非常快,然后我们就一起推进这个项目了。我认为,这不仅对足球俱乐部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收入机会,而且也给伍尔弗汉普顿很多本地人才提供了机会,我们对此非常自豪。

RJ:是的,这点非常重要。其中一位歌手Reepa,很有才华,他为我们的新赛季主场球衣发布视频提供了原创音乐,我们真的很高兴能够给他提供这个平台,可以把他介绍给大众。

JP:很多球迷都说,在其他球场观赛的体验比在莫利纽球场更好,尤其是南看台的基础设施并不尽如人意,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想法吗?

RJ:我必须承认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惊讶。我们真的为莫利纽球场的气氛感到自豪,无论是灯光烟火还是现场DJ,所以听到球迷说其他地方的气氛或比赛体验更好,我其实很惊讶。我很想和那个球迷谈谈,看看他到底说的是哪个客场。当然我们会有一个比赛日体验小组,为改善球迷的体验而工作。对我们来说,在莫利纽创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热烈气氛非常重要。

JP:我认为音响系统可能要负一定责任,自从上次球场修整后,从来没有把音响系统弄好过,现场音乐或主持人的声音听起来不大对劲,气氛也会受到影响。

RJ:确实是这样,在比赛日我经常被告知球场某处音响很吵,或者某处音响过于安静,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也是事实,我也经历过这种情况,这确实是我们需要努力解决的事情。

JP:关于球场内大屏幕,许多球迷认为需要更新,或者可以弃用建设额外的座位。

JP:进球后现场背景音乐很多球迷也表示不喜欢,听起来有点像铁锅的声音,你怎么看?

RJ: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进球音乐持中立态度。我看到了一些反馈,但是调整音乐很难,因为有些球迷喜欢现在的音乐,有些球迷不喜欢,换了新的依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是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如果大多数球迷不喜欢现在的进球音乐,我们会更换它,满足球迷的诉求是我们的职责。

RJ:在去年的采访中我们说过,目前俱乐部优先级仍然是这样的:第一球队、第二训练场、第三球场。但我向球迷保证,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搁置了球场翻新计划。我们明白,这儿就是我们的家,这是狼队的根基,我们希望不断改善它,我们希望球迷为它感到骄傲,我们也特别清楚史蒂夫·布尔看台需要得到修缮。

RJ:我们有一个九阶段的计划来重建这个看台,我很乐意与球迷们分享这个计划。可以看到,现在这个看台下层与球场有相当大的距离,我们可能拆除下层重建,这将使下层离球场更近,这也会使我们在已有的基础上增加1100多个座位,也能将客场球迷转移到其他位置。这是俱乐部一直想做的事情之一,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开发二层接待设施。史蒂夫·布尔看台后面有一块空闲区域,我们可以在那里建一个餐厅,而且重建使我们能够增加下层和上层的大厅面积,我们将把大厅的空间扩大一倍。另外,从安全和美观的角度来看,如今在史蒂夫·布尔看台外面的平板玻璃是不合理的,在修缮时我们会寻求改变。这个计划预算约为1600万英镑,如果资金充足可能接近2000万,投资回报期为15年左右,因此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投资,也有着很长的回报周期,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因素。

JP:还有几个关于比赛日体验的问题,很多球迷说Wi-Fi不够好,有升级计划吗?

RJ:我们一直在关注Wi-Fi问题,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希望球迷盯着他们的手机呢,还是让他们享受比赛体验呢?而且这也不是一件便宜的事情,如果比赛期间球场内大多数人用手机上网,这将会对我们的宽带要求极高。我相信我们未来会改善Wi-Fi,可以让球迷在座位上订购食物或者观看视频回放,但我们不希望球场内球迷在手机上观看另一场比赛。

JP:有考虑过建设一个球迷公园吗?很多球迷都说狼队需要这样一个场地,这也可以让俱乐部在比赛日之外获得收入。

RJ:我们目前正在申请规划许可,以建造一个永久性的粉丝活动区域,一个我们可以在非比赛日使用的一个空间。但我们不认为这将重塑我们的收入结构,但有这样一个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JP:在去年的专访中提到了有关利率的话题,这是狼队目前不太热衷于探索大规模建设的原因之一,现在这仍然是一个问题吗?

RJ:我看了一些球迷反馈,人们对利率有些疑问,因为他们觉得现在住宅利率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但球场不一样,有更高的风险,如果狼队不在莫利纽比赛,那么这个球场会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维护费用,而且没有收入,因此银行对足球俱乐部球场重建项目的贷款并不热衷,银行会更愿意接受住宅抵押贷款。我们正在努力寻找私人投资,也在与议会商讨政府资金,但利率很高。我刚刚提到史蒂夫·布尔看台重建需要1600万英镑的投资,而南看台的重建需要3000万英镑,因此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资金的问题。

RJ:我认为这会成为我们战略的一部分。我记得大概10年前, Play Station和我谈过出虚拟足球球衣的想法,我认为他们疯了,我当时觉得没有人会买虚拟足球球衣,但现在我知道2021年《堡垒之夜》游戏中虚拟套装购买量达到了43亿,《FIFA 21》里面也卖了16亿套。过去我们可能会去报刊亭买一包帕尼尼贴纸,并希望能在其中得到明星球员卡,如果足够幸运,还能得到一个闪亮的狼队徽章。然而现在的孩子更愿意用他们的零花钱来购买游戏中的物品,未来可能是NFT,所以我们需要重视,对其持开放态度。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